氢氧化钠有点咸

车手第一步,雀氏纸尿裤。
_(:з」∠)_

【坤廷】久病成医

—作为月更选手!这是六月的份!【bushi】
—我知道联文的下我还没写
但是我就是不写 你打我啊 略略略
—本来想写三俗文学 接过最后居然写的蛮深沉的【???】
—后面写的着急 有点乱 对付看吧
—迟到的六一快乐!
—我能泳有你们的小红心和评论吗呜呜呜
爱你们所有人!【我真的啰嗦死了】






“遇到你之前,我没想过要谈恋爱;
遇到你之后,谈恋爱我没想过别人。”

01.
朱正廷从小就是练舞的。

换句话说,他是一路摔到22岁的。

众所周知,练舞蹈嘛,磕磕碰碰常有的事,今天磕腿明天扭腰,今儿个淤青明儿个抽筋,更何况朱正廷还有六个弟弟——七个人一天一个,一周都不重样。

但是毕雯珺不跳舞,于是他把自己受伤的机会让给了丁泽仁。

于是,在各种不可抗力之下,朱正廷处理跌打损伤这种外伤已经得心应手了——这在练习生中是很出名的。

“正廷,小鬼昨儿个蹦迪蹦得high把腰扭了起不来床!你快给他看看!”

“好的好的!”

“正廷,杰哥前几天变魔术没变明白把脖子拧了现在跟落枕似的哈哈哈哈哈哈!你快给他看看!”

“哈哈哈哈哈哈哈来了!”

“正廷!周彦辰昨天练舞磕到他最心爱的大白牙了!你快给他看看!”

“好嘞!……???这个我看不了!”

……

朱医生的门诊忙的不可开交,直到顶着精美发型趿拉着拖鞋的锐哥出现在宿舍门口:“正廷!坤坤前几天练舞磕到腰了,我看淤青挺严重的!你快给他看看!”

来看病的大家忽然就避让了。

据某两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热心市民福西西和贾富贵爆料,这位蔡徐坤是不是朱正廷的心上人不知道,但他的确是朱正廷的梦话里的人。

朱正廷带上自己下乡探病的药箱,跟着周锐到了VIP寝室。蔡徐坤着趴在床上用平板戴着耳机看舞蹈视频,钱正昊在上铺带着眼罩睡觉。

周锐关了门,毫不在乎自己精致的发型脱了鞋就往床上躺,蛄蛹了一会,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不动弹了。

蔡徐坤见医生来了,摘下一只耳机:“正廷啊……”

朱正廷坐到他的床边,放下自己的小药箱:“磕到哪了?”

蔡徐坤瘪了瘪嘴:“腰和后背……”边说边从床上爬起来,自动自觉扒光了自己的上半身然后又趴了回去。

蔡徐坤很白,所以腰间和肩胛骨上的淤青就显得格外显眼。朱正廷用手指轻轻一碰,就听到蔡徐坤抽气的声音。

朱正廷一边在药箱里翻翻找找,嘴里一边念念叨叨:“怎么这么不小心,磕的好严重诶!过两天就有舞台,你要是好不了怎么办!”

蔡徐坤带点委屈地哼哼了两声,并不回嘴,挂着一只耳机继续看视频。

朱正廷给他简单按摩了一下,又给他涂了点活血化淤的药,絮絮叨叨地训了他几句,嘱咐了一堆有的没的,收拾东西走了。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阵,每天朱正廷尽职尽责地给蔡徐坤涂药揉腰,好了一些之后就每天给他做一个背部按摩。

直到有一天他拒绝了Justin和范丞丞的吃鸡邀请而去给蔡徐坤按腰。于是他在给蔡徐坤按摩时候,蔡徐坤刷朋友圈刷到了Justin的吐槽并读了出来:“Justin说他的正廷哥为了给我按摩不跟他吃鸡,这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朱正廷听了轻轻地笑。但是蔡徐坤发现了不对——他按摩的手劲变大了。然后他听见朱正廷狠狠地说:“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等死吧Justin。”

蔡徐坤没念的是那条朋友圈还写道:“不就是淤青吗?为什么要治半个月?”

大概他实在不愿意提醒朱正廷其实他不用按摩也可以自己恢复这件事。谁也不说就都假装不知道。

他一边享受着朱正廷的按摩一边在Justin的朋友圈底下写评论,写写删删最后定稿的是:“可能因为我长得好看吧”

过了两分钟,Justin回复:“乾坤正道,今天是蔡徐坤抗旗的一天【抱拳】”

然后就是疯狂的队形,从乐华line到VIP寝室的众人,到坤音的香蕉的全在底下回复:“乾坤正道,今天是蔡徐坤扛旗的一天【抱拳】”


02.
朱医生的治疗持续了大概两周。最后几次按摩朱正廷不是很开心,因为他还没按完蔡徐坤就开始撵人:“可以了可以了,正廷……哎呀呀舒服……你快回去睡觉吧……”而且还是那种床都不下的撵人。

朱正廷不太懂:是我朱正廷拿不动刀了还是你蔡徐坤飘了?

其实蔡徐坤有点害怕。

最近几天他腰上的伤好得差不多了,朱正廷给他按摩的时候便少了些疼痛,多了些享受。有一天他在享受按摩的时候刷微博,看到朱正廷粉丝发的他的手的抓拍合辑。他刚开始觉得无聊,不就是一只手吗,点开之后却发现,好看的手真的让人……心神荡漾。

朱正廷的手是典型的男孩子的手,手掌很大,手指细长,指甲修的很整齐,骨节分明。他很瘦,手腕纤细,淡淡的青色筋节在皮肤下若隐若现。在照片里,朱正廷在做pose,食指上戴了戒指,手上用力的时候手背手指都绷的很紧,在舞台的灯光下显得很白,白皙里又透出一点健康漂亮的红晕。

这条九图微博看得蔡徐坤心潮澎湃,于是他点开了评论。

如果图片仅仅是视觉冲击的话,那么评论可以说是色情臆想了:“想象一下他牵你的手,你就可以轻轻抚摸他漂亮的指节;做爱的时候,他用手抚摸你的腰和后背,捧你的脸颊,摸你的嘴唇,甚至探到你身体里,激动得要射的时候手指尖用了力气勾了你的后颈把你的脸往他自己肩窝里带……”

蔡徐坤没有看完。

他几乎慌乱地扣下了手机。

他想到这双手正在自己腰上用心揉搓着,忽然心头一阵躁热。

然后他就硬了。

他的直男身份受到了挑战。

于是,在这之后,他礼貌地拒绝了朱正廷的好意,转而找到了自己的几个好哥们,他们分别是王子异 周锐和钱正昊。

“子异子异,你帮我揉揉腰呗……”ppap的练习室里蔡徐坤一脸苦瓜样。

王子异一脸正直地担心,一边伸手给他按摩一边强调养生的重要性。

朱正廷本来和周锐一起练习,但是蔡徐坤的声音恰巧在音乐的间隙中刺入他的耳朵,使他本来聚焦在自己舞蹈上的目光在镜子里微微转移,到了王子异按在蔡徐坤腰间的手上。他眉头一皱,本来有力的捣蒜舞也跳不下去了,一脸不悦地对着镜子出神。

暗恋一个人真的好苦。朱正廷想。



03.
后来,ppap结束了,蔡徐坤再也没来找过朱正廷按摩。



04.
蔡徐坤觉得很难受。他怀揣着对朱正廷奇怪的色情臆想,渐渐变得对朱正廷的周边都过敏了,他认真的眼神,开心张扬的笑脸,敷面膜说话时候不敢张嘴笑又憋不住乐的憨态,跳舞时的身姿,无意识撩衣服不小心露出抑或跳舞时故意秀出来的腹肌纹理,每一样都让蔡徐坤呼吸急促全身发热。

蔡徐坤在想下次去医院检查要不要重新查一下自己的过敏原,看看除了灰尘之外,是不是又加上了朱正廷。

于是二人私底下的互动在蔡徐坤的刻意闪躲之中急剧下降,以至于周围的大家一度认为二人吵架了。

这种尴尬的氛围一直持续了一整个冬天,直到决赛之前不久,朱正廷出了点问题。

不知道是该叫晚冬还是初春的一个晚上,蔡徐坤有点失眠,抓了件衣服挑了个没摄像头的地方想去吹吹风。

天台风大,于是他选了后院的一个室外长廊。

然后他看见了朱正廷。

他真的太瘦了。

他没穿外套。

蔡徐坤想。

很宽但是单薄的肩膀缩在统一发的卫衣里,浅栗色的头发被晚风吹起来,他背对着蔡徐坤坐在长椅靠背的栏杆上,斜倚着一根柱子,手抄在卫衣口袋里,两条腿在空中晃晃悠悠无边际地荡。

蔡徐坤知道他为什么在这。

蔡徐坤太知道为什么了。

他没说话,静默地走上前,脱了自己的大衣,踩在长椅上,在他背后把还带着自己热气的外套给他披上。

他没回头,硬撑出一点轻松,说:“你先回去睡吧,不用管我。”

蔡徐坤有点无奈 ,坐在他身边 , 一转身,也把腿在半空里晃晃悠悠无边际的荡。

他说:“不是Justin,是我。”

朱正廷看了他一眼,紧了紧外套的领口,没伸袖子,露了个笑脸:“你咋了?”

蔡徐坤静了一下:“没什么,就睡不着。”

“哦……”朱正廷语气欢快了些,眼角眉梢都活泼起来,“好久没和坤坤聊聊天了!我好想你啊!”

蔡徐坤心里一动,看着朱正廷扬起的嘴角,有点说不清的难受,但他又没立场去说什么。

于是他说:“是啊,太忙了,太累了。”

朱正廷便以他惯用的撒娇的软乎乎的口音接话:“是啊,好缺觉啊!而且巨想吃东西!哈哈哈哈我瘦了好多!”

而后又嘟了嘴:“而且坤坤你最近在躲我!你不来找我玩!”

蔡徐坤静了一下,对上朱正廷在憔悴中硬挤出来的明媚:“因为我喜欢你。”

朱正廷大概没想到,笑全僵在脸上,挑了挑眉尖,眼神躲闪着把头扭了回去。

过了一会,朱正廷低低地嘟囔了一句:“神经病……”

又过了一会,他的声音被风吹到蔡徐坤耳朵里:“我也喜欢你。”

蔡徐坤笑了,他往朱正廷那边挪了挪,伸手揽他的肩膀,把那人的头往自己肩膀上带:“正正不开心就跟我说,我一直跟你在一起哦。”

朱正廷撒娇地蹭蹭蔡徐坤的颈子:“没有什么啦,我自己能hold住的!”

蔡徐坤也不恼,揉了揉他的发顶:“那我先回去了,衣服明天再说吧。”

很利落地跳下去,走了。

朱正廷静默地看着他的背影一点点淹没在玻璃门透出来的暖黄色的光里,紧了紧蔡徐坤的外套,叹了口气。

第二天,朱正廷在练习室大家的目光里大大方方把外套递给蔡徐坤:“坤坤,你昨晚的外套。”

回了寝室蔡徐坤就受到了一众室友的拷问,他挑了挑眉尖:“如你们所见,我俩锁了,乾坤正道rio了!”

大家不以为意地嘘声一片。

可是晚上他去原来的地方,又看见了强掩落寞的朱正廷和他强挤出来的明媚。

他告诉他,不要勉强自己,不高兴就不用笑了。

尤其是面对我。

可他还是笑。

尤其是面对他。

一连小半月,蔡徐坤就有点生气了。

晚饭时候,蔡徐坤过去把朱正廷训了:“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成你男朋友?什么事情都自己硬撑,你以为你是谁?超人吗?”

朱正廷用筷子戳这米粒,没抬头:“我以为你就是因为我笑的好看才喜欢我的。”

蔡徐坤摔了筷子:“我是因为是你才喜欢你的。”

于是,35个人都知道他俩谈恋爱了。

终于,这天晚上蔡徐坤如愿见到了被朱正廷藏的深深地谁也没见过的很down很消沉的他自己。

蔡徐坤坐下,把腿在半空里晃晃悠悠无边际的荡:“来了我。”

朱正廷没接话,沉默像是这样的不知该叫晚冬还是初春的晚上的风,冷冷热热,让人捉摸不透。

蔡徐坤从兜里掏出一盒烟,点上,抽了两口,递给朱正廷:“挺解压的,我心里有事的时候就抽一颗,你试试。”

朱正廷在香烟的火光和烟雾里抬了一下眼睛,把手从兜里掏出来,接烟的时候指尖在蔡徐坤的手指甲上蹭了一下。

他接过烟,夹在修长的食指和中指间,把手放在腿上,没抽。过了好一会,放在唇边慢慢地抽了一口,呛得自己大口大口的咳嗽,平静下来之后又抽了一口,咳嗽,又抽。

蔡徐坤不说话,看着那双让自己沉迷的手和其间明明灭灭的烟头的红色火光。

他听见朱正廷说:“为什么非要看我最丑最不好的一面?”

蔡徐坤拿回烟:“因为爱你。想懂你。”

朱正廷紧接着问:“你总抽烟?”

蔡徐坤在夜色里挑了一下眉毛:“以前组合里的哥哥教的,有的时候会抽一点。”

朱正廷没接话,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沉默像是这样的不知该叫晚冬还是初春的晚上的风,冷冷热热,让人捉摸不透。

然后朱正廷开始唱歌,是李荣浩的戒烟,是他自己的part。

唱到副歌蔡徐坤也跟着唱:“戒了烟我不习惯,没有你我怎么办,三年零一个礼拜,才学会如何忍耐;你给过我的伤害,是没有一句责怪……”

最后一句蔡徐坤不太找的准调,他闭了嘴,听见朱正廷的声音散在风里:“戒了烟染上悲伤,我也不想……”

爱情是这样的不知该叫晚冬还是初春的晚上的风里的朱正廷,冷冷热热,让人捉摸不透。

朱正廷唱完歌,拿过烟抽了一口,没咳嗽,把烟全喷在蔡徐坤脸上,神色里有一点偷袭成功的狡黠。

他说:“我爱你。”

然后朱正廷从栏杆上跳下来,往楼里走,走了两步,也不回头,声音远远的:“不回去吗?”

蔡徐坤扬了扬手里的烟,意识到他看不见又说:“抽完就回去。”

第二天起来,蔡徐坤在吃早饭的时候看见了朱正廷,依旧笑的开心,和几个弟弟打打闹闹。

开朗得让蔡徐坤怀疑晚上的他是不是仅仅是自己的臆想。

于是晚上他又去昨天的地方,于是他遇见了那个沉默低靡的没有笑容的朱正廷。

“冷吗?”他问。

“不冷。”

“再坐一会?”

“再坐一会。”

这个对话,两人轮换着说了很多次。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很久。朱正廷白天依旧和自己的弟弟们腻在一起笑,但晚上那个沉默的他却只有蔡徐坤见过。

他们总是并排坐着,两个人都把腿在半空里晃晃悠悠无边际的荡,有时候俩人一起抽支烟,有时候唱两句无关痛痒的歌,说两句无关痛痒的话,什么也不想,不努力,很自由。

日子一天天的过,蔡徐坤越来越爱这个朱正廷。他爱朱正廷在自己面前毫不勉强自己的洒脱,没有强颜欢笑,没有明亮眸光,只有很真实的低沉落寞,但是他就是更爱这个真实的朱正廷了。

在我面前,你可以放下一切包袱和伪装,释放自己的情绪,做一个无忧无虑真情实感的小孩子;在我身边,你可以感受到独处一样的自由。这是我能想到的爱情最美好的样子。

你就是我能想到爱情最美好的样子。

爱到连蔡徐坤和PD上台前紧张的时候,脑子里都是那个人的戒烟。

于是他在后台唱:“戒了烟我不习惯,没有你我怎么办……”

我不知道怎么办,所以不能没有你。


05.
后来他们一起出道了。

朱正廷永远记得,那一天,他掌心的热。

蔡徐坤永远记得,那时候聚光灯那么亮,欢呼声那么大,他的身影那么挺拔。

对着自己,他也笑弯了眼睛。

他忍不住上前,捧了他的双颊,抚摸他的指节,品味他清亮的眸光里漾出来的快乐。

他是c位。Not surprising.

他不是为自己而落泪。

他的眼泪,就是为他而流。

后来蔡徐坤和朱正廷窝在nine present的公寓客厅沙发里一起看出道直播的回放的时候,蔡徐坤才意识到,原来自己这个酷盖,在面对朱正廷的时候表情管理系统也有bug。

“你那时候哭的可丑了,法令纹都哭出来了。”朱正廷毫不客气。

蔡徐坤低头啃他的肩颈:“是哦,你那时候眼光好差。”

两个人,搂在一起,笑作一团。


06.
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
有的人,一谈恋爱就招人烦。
——您的好友vocal王者尤长靖


07.
他们全国跑见面会和巡演的时候,朱正廷腰伤犯了。

蔡徐坤开始学习按摩推拿的手法,并在自己的老师身上加以实践。

于是每天朱正廷的屋子里都会传出糟糕的声音。

很糟糕。

朱正廷久病,蔡徐坤成医。

至于朱正廷的腰,蔡徐坤实名怀疑是快本的11块的罪过。

可是道理大家都懂,11块本无罪,朱正廷也无罪。

蔡徐坤也无罪。

爱才是原罪。


08.
蔡徐坤拿到了自己的化验结果。

过敏原:灰尘,朱正廷。

久病成医doctor蔡,
专治各种兔子毛过敏。

别问蔡徐坤怎么做到的,反正他把自己治好了。



你就是能治好我的那味药。
你和我最天生一对。

评论(32)

热度(493)

  1. 习惯不习惯的习惯氢氧化钠有点咸 转载了此文字
  2. in the life of a rose氢氧化钠有点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