氢氧化钠有点咸

车手第一步,雀氏纸尿裤。
_(:з」∠)_

【让我为你写一首歌】问剑江湖/爱也飞扬 恨也匆忙【上】

来自车手的死亡短打💀
实在没搞完 等我过两天补个下
第一次写古风 如有不妥还望海涵



夏夜的晚风静静地吹,昏黄灯光从窗纸中透出来,蝉鸣声断断续续,湖面默默地翻起浅浅的纹理。

蔡徐坤放下笔,站起身,走到窗边,用力地伸展了一下身体。

他很累了,但是他已经很久没见到他刚成婚半个月的男友了,便一门心思扑在奏折上,加上最近边关事务紧急,夷族屡屡进犯,他也忙的焦头烂额。

站在后面的太监立刻走上前来给他揉肩膀和后背:“将军,时候不早了,我服饰您就寝吧。”

蔡徐坤嘴角一扬,伸手把人搂在怀里,埋头在他白皙的颈项间深深吸了一口那人温润细腻的体香:“我好想你。”

穿着太监服的朱正廷窝在蔡徐坤怀里轻轻地笑:“痒,坤坤。”

蔡徐坤紧了紧怀里的人,微微别开头,让呼吸喷在朱正廷颈窝以外的地方:“你最近干嘛去了?”

朱正廷露出认真的神色:“你不是说要打仗了嘛,我就回去了一趟。”

“你要跟着?”

“当然了!”朱正廷一激动,抬了一下肩膀,却忘了蔡徐坤正半张着嘴倚着自己。

于是蔡徐坤咬到了舌头。

他直起身子,声线委委屈屈:“坤坤的舌头出血了……”

朱正廷顺从地歪歪头,蔡徐坤轻轻的吻上去,二人在温柔的夏夜的晚风里接了一个久别重逢不慌不忙的湿漉漉的吻。

一吻过后,朱正廷用侧颈蹭蹭蔡徐坤的脸:“弄完就早些睡吧,我先下去了。”

蔡徐坤放开他,他转过身,揪着将军的衣领又浅浅的一吻,手安抚似的在男人背后抚摸两下。

他的眼睛真好看,亮晶晶的。蔡徐坤意犹未尽地舔舔湿漉漉的嘴唇。

然后走到公案前忙了个通宵。

说起戍边大将军蔡徐坤的故事,那些说书先生能给你絮絮叨叨讲上三天。

他小的时候跟着妈妈一起生活,妈妈只说他父亲死了,留给他们很大一笔钱。于是他娘亲供他读书练武,他自幼就有专门的老师教他写诗和武术,村民们对他们家总是表现出一种敬而远之的态度,他从小没有遭到过什么困难。

直到他与母亲说,自己一腔男儿热血,要出去游历江湖万象,见识红尘嚣嚣,十几岁的少年郎秉承着心中的一份孤勇,执意闯荡外面光怪陆离的世界。

于是他那个浪荡不羁的年纪碰到了浪荡不羁的朱正廷。

二人初遇在细雨绵绵的西湖边的阁楼上。蔡徐坤一身狼狈的行头,一脸菜色地撞进茶馆的阁楼里,点了一杯茶水,独自忧愁的望着烟雨里的西湖。

朱正廷一袭潇洒白衣被雨淋的颇有些厉鬼的感觉,浅栗色的头发也打了绺,苦着脸走进来,老板却说没有空座了,直往外撵人。

朱正廷无奈之下环望一圈,看见蔡徐坤一个人霸占了四个人的位置,他整理了一下表情,绽出一个甜美的微笑走上前去:“这位兄弟,适逢风雨,茶馆人满,不知小生可否……?”

蔡徐坤随意的点了点头,举起茶杯牛饮了一大口,伸了伸手,示意朱正廷在自己对面坐下。

朱正廷坐下叫来小二,要了两碗烈酒。蔡徐坤有点发愣,呆呆的看着小二上了两碗酒,看着朱正廷把一碗推到自己面前。

朱正廷喝了一口,被那烈酒辣的红了脸:“你不是会喝茶的人,喝茶也是浪费,不如喝点酒。”

蔡徐坤皱了眉头:“可这是个茶楼……”

在茶楼喝酒,多么煞风景的事情。

朱正廷打断他:“别在乎那么多,别在乎别人的眼光,如果你有自己的桀骜不驯,就不要被迫着收敛。”

蔡徐坤深深看他一眼,举碗喝了一大口,看了看朱正廷的眼睛,又喝了一口,越过碗沿看着朱正廷的眼睛,把碗里的烈酒喝了个精光。

他把碗摔在桌子上,晃晃悠悠站起身来,手劲很大地拍拍朱正廷的肩膀,精致的脸上两抹绯红:“走了。”

说完,也不顾外面绵绵的烟雨,抓了随身的物什,大步走了出去。

二人再相遇就是在五年一度的武林大会上,朱正廷带着一群皮的不行的弟弟,蔡徐坤孤身一人带着自己还葆有那一点点的少年意气。

他们之间就是有那种一个眼神就懂的默契,从比赛的第一天开始就每晚一起吃酒,搞得朱正廷几个弟弟非常疑惑。

“或曰:'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黄明昊摇头晃脑,“我觉得朱正廷恋爱了。”

剩余六个黄明昊好哥哥每人都留给他一个冷漠的后脑勺。

蔡徐坤和朱正廷不仅每天一起吃酒,喝到微醺后还会动手打架,打累了就坐在庭院里聊天。

蔡徐坤知道朱正廷是个孤儿,从小被黄明昊的爸爸捡了当儿子养着。黄明昊的父亲是当地开武馆的,出了名的好心地,祖上好像是将军,受了祖荫活的很滋润。

他静默的听,看朱正廷夜色里高挺的鼻梁和微红的脸庞。

有一天朱正廷从自己房中带了一把古琴,坐在院子里弹给蔡徐坤听。

“为谁醉,花下独眠……看春秋,换作云烟……”

歌词里有淡淡地悲凉,却又被一股子洒脱劲盖了过去。

朱正廷唱完,最后一声弦响久久不散。

“我自己写的。”朱正廷笑着,眼睛里有小孩子邀功似的快乐,“好听么?”

“好听。”蔡徐坤犹豫了一下,“你为了谁写的?”

朱正廷不笑了:“不为谁……为自己吧。”

决赛时,朱正廷和蔡徐坤碰上了。他们要争那个巅峰了。

二人并不相让,拳脚都落在实处,刀锋剑影,胜负难分。

最后蔡徐坤很故意地被朱正廷打掉了剑,一个后仰坐在地上,朱正廷下意识地伸剑指向蔡徐坤的颈间。

四围都是浪潮般的欢呼叫好,只有主角二人,静默地维持着结束战斗的姿势。

一阵风过,蔡徐坤看见朱正廷发尾飘摇,白衣飒飒。

他听见对方问:“为什么故意输掉?”

他舔舔嘴唇,等周围人都安静下来,伸直了脖子想看八卦的时候,朗声到:“所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正廷,心悦君兮君不知啊。”

朱正廷挑了一下眉,剑尖往前凑了凑:“你不怕我就在这杀了你?”

蔡徐坤仰起头,放肆地露出自己雪白的脖颈,睨着他:“你不会的,正廷。”

语毕,他甚至将脖子向那尖锐的剑尖上凑了过去。

朱正廷心头一跳,几乎下意识地向后缩手。

他垂眸,看见蔡徐坤得逞的放肆的笑。

那么好看。

蔡徐坤趁他愣神,徒手拨开了颈间的利剑,站起身来,欺身上前,搂了那人纤细的腰身,打斗之后有些干裂的嘴唇毫不客气地吻了上去。

朱正廷没有推开他。

—————to be continued—————

我一定尽快写完!

把火炬传给@巴伐利亚日安  掌声piapiapia!

评论(15)

热度(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