氢氧化钠有点咸

车手第一步,雀氏纸尿裤。
_(:з」∠)_

激情更文!【会魔法的仙子朱】

我的崽子们都出道了!除了第五我都很爱!心疼我的社长 大田和卜凡【……】
今天的坤廷是真的甜! 激情更文!
短篇甜饼一发完 爱你们!




朱正廷是个仙子,因为他会施魔法。

可他不是一个合格的仙子,因为他只会一种魔法,那就是让蔡徐坤长大的魔法。

在大厂刚刚回暖的初春,朱正廷过了他22岁的生日。

借着金主的福利,所有练习生都给他庆生。他其实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个活动,但是还是配合地作出惊喜开心的表情,幸福地斜着身子靠在墙上,捏自己的帽子。

大家把吃的都分掉之后,就陆陆续续散了,临走拍拍朱正廷:“生日快乐!”朱正廷就笑一下:“谢谢谢谢!祝我自己又老一岁!“

面上笑意盈盈的仙子其实心里很急。人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Justin和范丞丞,两人对视一眼,心明眼亮地坏笑后就赶紧溜走了。终于,终于,只剩他们两个人。

摄像姐姐早就收摊回家睡觉了。蔡徐坤搂过朱正廷,很放肆地摘了他的帽子,弄乱了他的头发。朱正廷毫不在意地靠在他怀里,像只被顺毛的猫,喉咙里是舒服享受的轻哼。

蔡徐坤回寝室抽了两件外套,裹着朱正廷就往天台上去。朱正廷被他裹着,却又伸出手边走边帮他拉拉链。

俩人在一起其实没有很长时间,但是相处模式很快从热恋中的撒娇变成老夫老妻式的甜美,看得一众人十分羡慕。两个人几乎是一见钟情,但是刚开始俩人谁都没往这方面想。在蔡徐坤成了乐华第八人之后,两个人几乎每天腻在一起,没多久就顺理成章地搞在了一起。

蔡徐坤觉得这几个月他长大了好多。

他是第一次谈恋爱,但是他不告诉朱正廷。朱正廷几乎默认他以前肯定有女朋友——毕竟长得这么好看。

但是他没有。

他因为这件事暗暗窃喜着,仿佛有个惊天大秘密藏在心里。

可是后来藏不住了。

有次朱正廷跟他耍脾气,他极尽所能地哄,那人却更生气了:“别拿你以前对你小女朋友的那套对我!我是个男人!”

蔡徐坤一看人真的有点生气,赶紧撒娇:“我以前没有女朋友啊!正廷你听我说!我没谈过女朋友!”

朱正廷瞅了他半天:“我……是你初恋?”

蔡徐坤:不想活了,好丢脸。

然后他被爱人搂在怀里一通呼噜毛,耳边是他清亮的声音:“坤坤,我好开心。”

蔡徐坤闷闷地嗯了一声,趁机蹭蹭那人的颈窝,痒得他笑着喘着躲。

然后两个人就在掺着凉意的初春的风里接了一个热乎乎的吻。

蔡徐坤觉得自己长大了——他可以为了哄好爱人牺牲自己的面子!简直成熟优秀好男人!

蔡徐坤听说,喜欢和爱是两码事,喜欢是放肆,爱是克制。

所以他每天都告诉自己,要克制。

在朱正廷跳舞露出腹肌台下疯狂嚎叫时,他告诉自己,要克制。反正他们也就是看看,只有我能随便摸。

朱正廷在练习室被范丞丞拽倒,摔在范丞丞身上时,他告诉自己,要克制。范丞丞差的一批,只能被正正压。我就比较厉害了,我能压正正。

两人亲的火急火燎硬邦邦的时候,他告诉自己,要克制。明天要跳舞,来日方长,我把他日到下不了床的机会多的是呢,不差在这一时。

朱正廷觉得不行。他觉得自己在和一个出家人谈一场佛系恋爱。

于是他敷着面膜去找蔡徐坤:“坤坤,我想和你去吹吹风。”

然后他就单方面跟蔡徐坤吵了一架:“我舞台上露腹肌给观众你一点都不难受!我跟丞丞闹成那样你都不吃醋!你到现在都不跟我上床!”

朱正廷越说越难受:“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呀?不是说狮子座的男生谈恋爱占有欲会特别强吗?我都想好怎么哄你了你却不跟我生气!”

蔡徐坤委屈的一批,搬出自己“喜欢与爱”的理论与之争辩。

然后又被爱人一通呼噜毛,然后又被教育了:“我从一本书上看到的,说喜欢是一个人的克制,爱是两个人的放肆。”

然后朱正廷就在蔡徐坤的锁骨上啃了三颗草莓出来。

蔡徐坤觉得自己在和一个哲学家谈恋爱——你看,蔡徐坤又长大了。

再然后,蔡徐坤因为头顶的鸟窝被造型师训地狗血喷头。于是他找到朱tony老师:“造型师训我。”

20分钟后,蔡徐坤又有了新的发型。

朱tony:帅的一批!

蔡徐坤自我认为,春天到了,他真的是一个成熟稳重的男朋友了。

可是他听见22岁的朱正廷说:“坤坤你快点长大吧,你长到22岁然后我们就可以结婚了。”

蔡徐坤有点自责。你看,我男朋友的年纪,都能结婚了,就因为我还小,我居然拖了他后腿。

他闷闷地:“对不起。”

朱正廷笑了:“说什么对不起啊,傻子。”

然后他凑过来吻他的唇角。

蔡徐坤含住他滑溜溜的舌尖,在春天的夜风里亲的啧啧有声。

朱正廷顺从的座到蔡徐坤怀里,面对着他坐在他腿上。

亲着亲着,蔡徐坤就开始对朱正廷“上下其手”,到处点火。

可是天台太冷了。

于是朱正廷给Justin打电话:“你们仨给我空出一个房间!”

等到两个人回到朱正廷的寝室时,不仅屋里空无一人,所有的摄像头都被各种鸭舌帽啊遮住了。

朱正廷笑出了声,然后这笑声就被蔡徐坤吃掉了。

俩人吻倒在床上,朱正廷如梦初醒,在接吻的间隙里说:“没……没有润滑……”

蔡徐坤从兜里掏出一管,塞进朱正廷手里,被朱正廷一脚从床上踹了下去:“你怎么满脑子都是黄色废料?还随身携带?被别人看到怎么办!”

蔡徐坤试图上床:“被别人看到,我也是给你准备的。”

朱正廷:呵,土boy。

蔡徐坤搂了爱人在怀里:“我觉得你会施魔法诶,正廷。”

“就是那种让我长大的魔法。”

朱正廷笑了:“你也会魔法呢。”

他牵着蔡徐坤的手放在自己胯间。那里又硬又热的一团。

“你让我长大了呢……”

“你是想继续聊魔法,还是想让我变得更大一点?”

蔡徐坤从不知道仙子可以这么欲。

但是变大的魔法都已经生效了,谁还想聊魔法呢?


Fin.

评论(24)

热度(317)